就业率盖过本科却难招生?为陕西职业教育发展把把脉

91y游戏中心网页登录

2018-10-09

17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职教就业好为啥招生难》的稿件引发了广泛关注。 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万所职业学校,年招生总规模近950万人,在校生2700多万人,共开设近千个专业,近10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国民经济各领域。

可以说,中职、高职已分别占据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大国工匠,离不开技能型人才的培养。 职业教育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

此时,正值毕业季、招生季,陕西在职业教育中的供求矛盾应如何解决?未来职业教育应如何发展?“我们学校这两年学生就业率都在97%左右,且70%-80%的学生都被分配到西安铁路局、郑州铁路局、兰州铁路局等大型国有企业,以及西安地铁等城市轨道企业。

”西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滕勇说。 他告诉坊姐,分配到这类国有大型企业和城市轨道企业的学生,薪资待遇都不低。

以西安铁路局为例,学生一去都是带有编制,且薪资一般情况下在每个月3000元以上。 铁道机车专业的学生,定职后普遍每个月都可以拿到5000到6000元,个别表现比较好的学生甚至可以拿到近万元月薪。

98年出生的潘晨博,来自甘肃临洮,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起话来有些许腼腆,给人以乖巧的感觉。

正在陕西电子信息学校机电专业学习的他告诉坊姐,虽然明年7月才毕业,但他已经跟海螺集团签属了就业协议,实习期可以拿到每月3200元左右的收入。

对此,他认为自己一个中职毕业生能拿到这么多工资已相当不错了。 潘晨博同宿舍8人中有7人明年毕业,其中5人签到了海螺集团,1人签到了中国核电二三建设有限公司,另有一人选择了提升自己,继续考大专。

近年来,职业类院校的就业率非常好,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超过90%。

2017年7月15日发布的《2017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中提到2016届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3599元,连续5年稳定增长。

“高职院校毕业生较受企业欢迎。 一方面是因为其就业期望值为一线的产业工人,或者说是一线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从这个角度看,毕业生的期望值与企业大量需要一线操作的技术技能人员的需求是相吻合的。

另一方面,高职学生动手力强,能满足企业的需求。 就拿我们学校来说,校企合作开展的比较深入,每届学生在毕业前都会到铁路局进行半年到一年的跟班实习。 因此,学生在毕业进入工作岗位后,能够很快的进行上手操作。 这类毕业生,最快的三个月就可以定职变成正式的工作人员,拿正式薪水。

”滕勇说。 职业教育毕业生就业率高和薪资待遇较好都是社会需求的必然,这是值得欣喜的。 但是另一方面,高就业低招生的情况,成为部分职业院校面临的供求矛盾。 滕勇认为“高就业低招生”的现象,虽然不是每个高职院校都存在的,比如,西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这几年的招生分数线都比三本线高出几十分,录取分数线接近了二本线。

但是,有些高职院校,由于区域偏远且没有特色专业,招生就比较困难。

“每年1200名以上的新生中,城镇占比不到20%,且多来自于青海、新疆、甘肃等地区,就拿西安来说,在西安我们每年招收600名左右的学生,灞桥就占到了200名,碑林、雁塔就比较少。

经济越发达的地方来的学生越少。 ”陕西省电子信息学校校长顾学福说。 “我们家乡多以农业为主要经济来源,我就想着反正考高中也无望,还不如上个中职院校,这能少花很多钱,而且以后也可以考大专。

”潘晨博的这段话代表了多数职业院校学生的想法。

但是潘晨博决定上中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对声的。 他的父母,怕这个腼腆乖巧的孩子被职校的“坏孩子”们带偏了。 社会对于职业教育的认知不充分是职业院校招生难得主要症结之一。

另一方面,职业教育院校数量众多,良莠不齐这也加重了社会对职业教育院校的偏见。

滕勇说:“这些年职业教育处于快速发展的状态,出现恶性竞争、鱼龙混杂等现象。

社会上对其没有严格甄别的机构和程序,造成人们上当受骗,这也是对职业教育的抹黑。 另外,虽然这些年职业教育就业形势比较好,但缺少良好的评价机构和标准。 所以造成各种各样的教育机构都打着职业教育的旗号走到职教的大群里。

”为此,在2015年3月召开的全省职业教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陕西省教育厅、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印发《陕西省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5—2020年)》,到2016年7月底,将全省中职学校从现在的567所整合到300所左右。

重点整合一些规模小、管理乱、质量差的学校,彻底改变“小、散、差”的状况。

“中职院校招生是放开的,你能招多少就可以招多少。

比如有的学校准备招1000人,最后有可能只招了100个,那你说老师怎么可能有心情好好上课,因为这都跟老师的工资待遇是挂钩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陕西省近两年一直在做职业教育资源的整合,因为有的学校办不下去了。 ”顾学福也认为,职业教育资源的整合对于职业教育良性发展相当重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通往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 2015年,国务院决定自当年起,将每年5月第二周设为“职业教育周”,定期组织各地开展开放校园、开放企业、为民服务等宣传展示和交流活动。 “我国职业教育还不能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存在结构不尽合理、质量有待提高、办学条件不足、体制机制不畅等突出问题,职业教育仍是教育领域的一块‘短板’。

”刘延东在2016年12月举办的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座谈会上的讲话,直指我国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

面对工业引发的人才需求变化,发达国家纷纷把发展职业教育作为国家战略,成为应对危机,促进就业迎接新技术革命挑战的重要举措。

职业教育是中国制造“三步走”战略目标的人才基础,如何开创我国现代化职业教育新局面,是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 坊姐以为,要考虑未来职业教育的发展应该有三个层面的问题。 国家政策法规的支持、学校自身教学管理各方面的提升和社会大环境的认知。 “希望国家能够推行优质高职院校建设以及高职院校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这些也是从政策方面开始支持职业教育发展。 ”腾勇说。

他认为应该大力倡导“现代学徒制”,推行订单式培养,在校企之间打好连动牌。 职业教育良性发展需要的土壤是正确的认知。 但家长认知,学生自身的认知,社会的认知,这些认知体系的改变,说到还是需要政策制度上的倾向和鼓励。

(208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