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抢险救灾,他们再次推迟婚礼

91y游戏中心网页登录

2018-10-05

  在麻栗坡9·02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后,在猛硐重灾区救援队伍中有那么一个人他见证灾难发生,第一时间对外发出求救信号,奋不顾身参与救灾并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叫吴恒江,现任麻栗坡县猛硐乡党委委员、猛硐司法所所长。   一条未发出的短信  3点18分,暴雨夜,电话响起,从睡梦中惊醒,说是敬老院被淹了……这是一位准新娘手机记事本里的一段文字,记录时间是9月2日凌晨3点25分。   这位准新娘叫杨芸,吴恒江的爱人。

  一个人一个司法所,一呆就是一年多。 做调解、化纠纷,他身处化解人民内部矛盾、预防和减少犯罪的第一线;不论是对待家人、同事,还是接待来访群众,他一直是那样和蔼可亲、谦逊温和。 群众有困难,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

杨芸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浅笑。   我一直心挂着3点多就出去救灾的他。

9点多时,房门突然打开,只见他一身黄泥,全身早已湿透,脸色苍白地走过来跟我道了声平安,就又赶往一线,从窗子望出去,他又踩进了泥泞中。

这是杨芸手机记事本里的另一段文字。   3号晚上,我们送救灾物资过去,我看到了他手机里一条存为草稿没发出去的短信老人19人、养老院工作人员2人、救援队27人……共计55人。

内容我记得清清楚楚。

话语间,杨芸已经哽咽。   睡了不到5个小时  3点多出门后,我立即联系到1名乡政府工作人员,我们2人一同前往敬老院。 车辆明显抵抗不住凶猛的洪水,在离敬老院不远处就熄火失去了动力。 所幸人没事,我们只能弃车从地势高处向敬老院冲锋。

蹚过齐腰深的洪水,我们吃力推开了敬老院的大铁门。 迅速将敬老院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21人全部转移到顶楼第3层后,这时洪水已经漫到了2楼。

吴恒江回忆起来表情很是平淡。   发现形势不妙之后,吴恒江第一时间向边防派出所求援,随即通知供电所断电避免其他伤亡。 信号中断了,孤立无援,只能等天亮,等救援人员到来。 吴恒江一边要稳住老人们的情绪,一边还要考虑怎么走下一步棋。   当时我想的是洪水还会涨上来吗?房子会塌吗?没时间多想,立即编写了那条短信。

真不该让她看到这条信息,让她担心。 吴恒江对自己还有些小抱怨。

  我帮他数了一下,从投入救灾工作至5号,睡了不到5个小时的觉。

双脚被水泡得发白,大胡子、黑眼圈、满眼血丝,看着就像一个40多岁的老头。 说这话时,杨芸眼里心疼的泪水在打转。

  又要推迟的婚礼  雨停了,天晴了,一抹阳光穿破云层照耀大地。   又联系不上他了,打不通电话。 同事告诉我,他带队深入各个村组开展灾情统计去了,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杨芸说。

  原定于5月份拍摄婚纱,因为彼此都要投入到精准扶贫大会战中,只得推迟到了7月。

  定于10月的婚期,难道又要推迟?  灾难来临,党委政府迅速行动,密切配合,建立科学有效的抗灾救灾应急指挥体系。

目前,群众基本生活有保障,灾毁工程修复取得积极进展,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工作迅速启动。   担任猛硐乡党委委员的吴恒江深知,下一步的全面灾后重建工作任务也不会轻。 受灾群众安置、生活保障和卫生防疫已经提上日程;要提前谋划确保群众安全温暖过冬;需持续做好生活补助发放,保障社会供给和物价稳定,组织引导受灾群众不等不靠、奋起自救,利用多种方式帮助农户、商户尽快恢复生产;积极争取、凝聚各方力量投入到恢复重建中去。

这次推迟婚期我会主动跟他提,灾后重建工作比我们的婚礼重要,我知道要顾大局,我愿意等!杨芸说得斩钉截铁。

  本报记者朱光清通讯员龙芸偲张廷盖。